美国政治︱拜登开局:爱拼才会赢?

作者: 王建伟
日期: 2021-06-04
美国有个政治传统,各方尤其是媒体会在新总统执政百日之际,对其在内政外交上的表现做一番评估。这个传统的起点是富兰克林·罗斯福,在1933年3月9日到6月16日,也就是他执政的头100天里,罗斯福通过大刀阔斧的改革,终结了“大萧条”,并为其影响深远的“新政”奠定了基础。 对美国总统来说,执政100天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。这也是为什么乔·拜登选择在4月28日,也就是他执政百日的前夜,首次向国会两院联席会议发表讲话,彰显其政绩。
勤奋的乔
拜登在竞选期间多次承诺,一旦当选会撸起袖子大干一场。不过,人们对这位“史上最老”总统始终报以“尚能饭否”的怀疑,甚至担心他能否完成任期——白宫官网不同寻常地把“拜登政府”称为“拜登-哈里斯政府”,不免让人猜测他是否已经在为交棒给副总统做准备。
对此,拜登当然慨然否认,在第一次记者会上,他表示不但会干完第一任,还会寻求连任!为了证明所言非虚,拜登执政百日以来,勤勉不怠,还是蛮拼的。
在这100天里,拜登签发了42项行政命令,超过罗斯福以来的任何一位美国总统;签署了11项国会通过的法案——这个数量和罗斯福的76项不在一个数量级上,但就法案的厚度和字数而言,拜登一点不逊于他的几位前任,光一个“美国救援法案”(America Rescue Plan)就长达242页,超10万字。
在任命主要官员的成功率上,拜登也表现不俗。执政百日,他提名的23名内阁官员有21名得到了参议院的确认,只剩白宫行政管理和预算局局长(OMB)和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主任 (OSTP)两个职位悬空。6月1日,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的提名也已获得参议院确认。
不过,在任命联邦法官的事情上,拜登可能还得加把劲。特朗普执政期间对美国联邦司法系统进行大换血,任命了220名联邦法官,拜登要把联邦司法的“颜色”改回来,恐怕得尽可能多且尽可能快地提名并通过民主党属意的法官(目前有近70个空缺,还有20多位已经表明离职意向)。如果拖到明年中期选举以后,一旦共和党夺回对参议院的控制权,那将成为“不可能的任务。”
拜登的勤勉从打球这件小事上也可以窥见一二。他的前任特朗普爱打高尔夫,在当总统的四年时间里,共计打球308场,光是在白宫的头100天,就打了19场。同为高尔夫球爱好者,拜登执政百日以来,仅有一次挥杆记录,与特朗普形成鲜明对照。
从民调看,美国民众对拜登执政百日的总体表现是认可的。他的民意支持率在53%左右,也就是说超过一半的美国人认为他干得不错。这个数字虽然低于奥巴马、克林顿等民主党总统的同期民调,但超过了特朗普四年执政任何时候的支持率——特朗普执政百日的平均民调支持率只有42%,比拜登低了10个百分点。考虑到美国刚刚经历了一场充满争议的大选、近七成共和党选民拒绝承认选举结果、激进“川粉”在国会山发动“起义”、社会撕裂、疫情失控、经济滑坡,诸如此类,在这样的背景下,拜登能得到过半的民调支持率应该说是十分难能可贵的了。
勤奋的乔
就事论事,拜登执政百日最大的亮点是治疫。
新冠疫情失控是导致特朗普下台、拜登胜选的重要原因。相应地,拜登想要取信于民,一个关键就是控制住疫情,带领美国重返“日常”。拜登入主白宫后也的确把治疫当作头等大事来抓,全力推动疫苗的生产、分配和接种。
最初,拜登提出执政百日内在美国接种1亿剂新冠疫苗的小目标,后来的实际操作比计划快得多,每天接种从不到80万剂很快增加到约300万剂,不到两个月就完成了任务。拜登接着把目标翻了一番,要在百日内成接种2亿剂疫苗,这一目标在4月21日再次提前完成。到28日拜登对国会发表讲话时,在其任下接受接种的美国人达2.2亿人次,接种速度在当时超过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。
疫苗的快速接种,加上“口罩令”等其他防疫措施,新冠疫情在拜登上台后大为缓解。1月下旬拜登就任时,美国日新增感染超过20万例,死亡超过3000人;到他执政百日时,日新增病例不足6万人,下降了73%,日死亡人数则降至约700人。并且情况还在不断好转,6月2日,美国新增感染下降到1.7万例,死亡598人。至此,拜登基本扭转了疫情失控的局面,给美国社会找回些许确定性和安全感。
上任前,拜登就提出了1.9万亿美元的经济纾困计划,3月在国会获得通过,就是上文提到的“美国救援法案”。这个法案涵盖了一系列经济刺激措施,包括再次向民众派发现金支票,对失业者、中小企业、学校提供联邦资助,等等。随着法案的实施,美国今年的经济增速有望达到6.7%,为1984年以来最快。
从数据看,美国一季度经济增长6.4%,失业率从2020年4月的14.8% 下降至3月份的6%——在拜登执政的头一个100天里,美国增加就业130万,超过之前的任何一位总统。
美国股市的表现也相当亮丽。从1月20日到4月28日,道琼斯指数上涨8.4个百分点,超过之前特朗普、奥巴马、小布什和克林顿执政百日内的表现。世界500强的股价更是涨了约10%。
拜登的施政风格颇受好评,其“讷于言”的特质曾被认为是个缺点,难以“点燃”选民,然而在特朗普夸夸其谈、哗众取宠的四年之后,拜登的言谈举止反而给人“靠谱”的感觉,让美国人觉得总统对他们的处境感同身受。甚至有学者给他和民众沟通的方式打了“A+”的高分。
和“推特治国”的特朗普不同——特氏在位四年,共计发推2.6万条,平均每天18条,拜登要“安静”得多,执政百日,发推589条,平均每天6条。两人的决策风格也大相径庭,特朗普凭直觉和冲动,个人喜好在决策中占了很大比重,而拜登则会充分倾听助手专家的意见,拍板前会了解问题的细节,虽然慢了一点,但也多了一点理性,避免了政策的大起大落。
那些坎儿
自然,拜登的百日成绩也并非全优。比如,他在移民问题上的分数就不高。
拜登松绑了特朗普时期严苛的移民政策,包括取消“限穆令”,恢复对非法入境的儿童的保护,让美墨边境的离散移民家庭团聚,停止边境墙的建造,等等。他还提出雄心勃勃的“移民改革法案”,试图一举解决数以千万计的非法移民的问题。
上述举措颇有道德的光环,但在现实中却招致狼狈的后果——今年3月试图偷渡美国的人数多达17万人,其中包括1.9万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;这个数字在去年3月只有3.4万。美国边境线上已经没有容纳这些非法移民的足够设施,以致酿成移民危机。拜登的移民政策由于缺乏前瞻性而饱受各方诟病,“移民改革法案”也因国会党争而“过会”无期。
拜登的另一个坎儿是社会分裂,或者说“极化”——这不是他造成的,但却是他承诺去弥合的。
在竞选期间,以及就职演说中,拜登多次强调他要做全体美国人的总统,和特朗普不同,他不靠分裂美国求得支持,他秉持两党合作的执政理念,他要团结美国人民“重建美好”(Build Back Better)。
拜登承诺消除美国社会“系统性”的种族和性别歧视,执政后也的确颁布并实施了系列相关举措,包括签署打击针对亚裔美国人犯罪的法案。在其提名的内阁名单中,种族和性别的多样性达到了历史新高度——非白人占了半数,女性比例也高达46%。
但要弥合被身份政治撕裂的美国谈何容易,事实上拜登的上述举措几乎看不出有什么效果——针对少数族裔的警察暴力执法和仇恨犯罪事件有增无减,社会治安继续恶化。今年以来,美国大规模枪击事件激增,截止4月26日共163起,而去年同期只有94起。
对于枪支问题,拜登政府似乎一筹莫展,在制止警察暴力方面,也几乎毫无进展。拜登原本打算在白宫设立一个专门委员会监管此事并改进警察训练,同时用司法部的权力调查地方警察系统违法民权的行为,最后都不了了之。至于以被“跪杀”的黑人弗洛伊德的名字命名的“警务改革法案”,至今仍滞留在参议院,无法付诸表决。
拜登声称寻求两党合作,但在其执政进入第五个月的今天,美国因政党派别和意识形态分歧导致的“红蓝对立”丝毫没有缓解——不管他如何勤勉又做了多少“大事”,当初不承认他的那七成共和党人,至今仍然不承认他是合法总统;民调中不认可他工作表现的人稳定在40%,差不多也就是前总统特朗普的基本盘。
拜登执政百日,并未争取到多少共和党人对他的支持——迄今为止,他签署的最重要法案“美国救援法案”在众院和参院都没有得到任何共和党议员的支持。一般认为最容易达成两党一致的“美国基建计划”,由于涉及对高收入人群和企业增加所得税,不仅共和党参议员一致反对,民主党也有人不支持。原计划在5月底通过的这项法案,能否在7月前在国会获得通过仍在未定之天。
值得一提的是,尽管拜登言必称“团结”,但在官员任命上,没有提名任何共和党人担任政府主要职务,这一点甚至连特朗普也不如,也出乎很多人的预料。
拜登版的“美国优先”
拜登上任后的主要精力放在国内,但作为一个全球霸权国家的总统,他也不可能在外交上无所作为。在对外战略上,拜登强调回归多边主义的国际体系,承认美国并不完美,在气候变化等问题上重提国际合作,表现出一定程度的谦卑。
执政百日,拜登在一定程度上修复了被特朗普严重破坏的同盟体系,恢复了盟国对美国外交的信心——这或许是其迄今为止最大的外交成就;但在与非西方国家的关系上,则乏善可陈。其言辞虽然比特朗普婉转得多,但实践起来依旧为意识形态、思维定式、国内政治等等所羁绊,“美国至上”的陋习难改。
比如,他声称要以“榜样的力量,而不是力量的榜样”来领导世界,但上任才一个月就发动对叙利亚的空袭。再比如,在最近的巴以冲突中,美国只问亲疏、不问道义,三次否决联合国安理会决议,力撑以色列。
在对华关系上,拜登团队肯定并延续了特朗普的强硬路线——比如加大对中国高科技企业的打压力度,迫使包括其盟友在内的其他国家在美中之间站边,等等,可以说信奉的是没有特朗普的“特朗普主义”。
“机会窗口”还能开多久?
总的说来,拜登这100天的开局良好,成功控制疫情,让他在白宫站稳了脚跟。但要指望拜登根治美国社会和体制的痼疾,不要说100天,就算是这个四年任期也不见得能有多大作为。
在治疫方面,还有超过两成的美国人不肯接种疫苗,大部分是共和党人及其支持者,这或许会让拜登在7月4日国庆前让美国“回归正常”的目标泡汤。
在经济方面,4月美国就业市场只增加了26万个工作,远远低于预期的100万个,说明复苏的后劲不足。与此同时,旨在升级基础设施、拉动投资的2万亿美元的“美国基建计划”迟迟未能通过,而拜登又提出一项1.8万亿美元的“美国家庭计划”。
这一系列的计划看上去很美,问题是钱从哪里来?民主党的老套路就是增税。据报道,拜登考虑将特朗普2017年“减税法案”中对收入最高的1%的美国人的税率从37%调回到39.6%,企业所得税从20%增加到28%,他还准备对年收入超过100万美元的家庭增收资本所得税——消息一出来,股市即应声大挫。
质言之,拜登雄心勃勃的“重建”计划能否通过,即便通过,结果是否“美好”,都存在很多变数——例如,不少经济学家认为,拜登庞大的财政支出计划可能导致美国经济滞涨。
拜登年近耄耋,虽然执政才过百日,但历史留给他的“机会窗口”已经为时不多,甚至比想象中的还要短——明年美国将举行中期选举,而历史经验表明,总统的党派通常会输掉选举,进而失去对国会的控制权。
近日,特朗普通过罢免建制派议员丽兹·切尼在国会共和党内的领导职务,再次显示了他在美国政坛强悍的存在感。总统拜登能否拥有更多更好的100天,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他能否带领民主党,在明年的中期选举中再次击败特朗普掌控下的共和党及其拥趸。